不敢奢想的百分百吻合第4章 十六岁生日快乐-不敢奢想的百分百吻合第4章 十六岁生日快乐阅读

第4章 十六岁生日快乐

滴滴到家门口的时候,刚好哥哥也到家,正在用钥匙开门,沐静冷喊了他一下。哥哥转头看到自己妹妹腋下夹着拐杖,吓得魂都快飞出来了,马上冲到他们跟前,王一洲马上言简意赅的描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王一洲:“好了,安全送到家,我就先走了。对了,你们的蛋糕,还有人家的妹妹,生日快乐!”

“你还没吃饭吧?都这么晚了一起吃吧,保姆应该做了很多菜的。你回去学校,食堂都没东西吃了!”沐靖凉想对妹妹的这个救命恩人表示感谢!

“我就不能在外面吃吗?不过,你这么盛意的邀请,我好像不能拒绝!”王一洲笑道。

“明显就是你肚子现在很饿吧!”冷言冷语的女声飘过……

“冷冷,你?”哥哥狐疑地看下王一洲又看向自家妹妹,这不应该妹妹对恩人的态度吧?“额……不是哥哥想说你,你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不太礼貌!”

“刚刚我很郑重地跟他表达了谢意啦,而且他说他很珍惜你,我看你们感情那么好,就不需要拘泥表面那一套了吧。我只是道出真相!”说完,自己拄着拐杖往屋里走。

“怎么说得我们激情四射的感觉?我就说了我很珍惜我们这份不掺杂其他成分的友情而已啊!”王一洲是真的不太懂沐静冷的脑回路。

“兄弟!不是我妹妹开了个头,我还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如此的真摯,有些东西要直说,不要放在心上!好吧,以后咱们两肋插刀!不过,如果要把我掰弯的话,就另当别论!”沐靖凉调侃道,然后拉着王一洲往屋里走。

“掰你个头!说你们不是两兄妹都没人信!”王一洲投降!

因为沐静冷生日,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在,看到他们的团宠小宝贝这样都心痛不已,重点是大家都知道她是跳舞的,而且生日发生这样的事太不吉利了,又去了医院,说着要上香,跨火盆,要柚子叶洗澡……

“好了!我的救命恩人已经非常饿了。”结果冷冷的一句话,屋里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王一洲此时尴尬不已,真的后悔留在这里吃饭,早知道就到外面随便吃点。这小姑娘分明就是利用他来做打发她家人的借口,他这枪口躺得挺冤的……

大家这才发现忽略了救命恩人,纷纷上前对这个救命恩人言谢,招呼前招呼后的,王一洲从余光看到那个始作俑者默默地在地看着好戏。不过确实能吃上东西了,都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什么鬼心思,好像在整他的同时又稍微地帮了他一把。

在吃饭的过程中,沐氏夫妇拔来了视频通话,王一洲没入镜,他们都很识趣地在沐氏夫妇面前屏蔽沐静冷受伤的信息,只是王一洲在他们视频通话过程中知道了重要的信息。“冷冷,十六岁生日快乐!”电话那头传出来的声音。

原来她16岁,真的是花季雨季,让人羡慕的年龄啊!这是他第一次跟她过的生日,几号来着?6月9日,高考刚过的日子。

第二天,沈岩早早就在校门口等着,坚决要对沐静冷帮前帮后的,沐静冷受不了他的叽里呱啦,就把书包给他,顿时耳根清浄多了。

欧阳婧在教室看到沈岩拿着自家闺蜜的书包就觉得莫名的奇怪,然后就看到沈岩身后拄着拐杖的闺蜜,马上亲亲热热地往上凑,搀扶着沐静冷。“沐沐,你是怎么了?昨天不是你生日吗?发生了什么?”

“阳阳,早上好!哟,你今天还是那么的卡哇伊、魂都被你勾走了!”这样的话,居然给沐静冷冰冰冷冷地道出来,真的是说不出的违和……

每次沐静冷回避问题的时候都是这样转画风的,这么多年都没变过。欧阳靖和沐静冷是从小在一起的舞伴,从小就在培训机构一起学舞,现在两个都是当地舞协的成员,经常一起彩排、演出,初中同一个学校,现在高一还分到了一个班,感情很好!一个高冷一个可爱,真的是很百合。因为她们的名字都有个jing音,所以大家就默契地叫姓氏,可是沐静冷每次冷冷地喊“欧阳”,就很疏离的感觉,而且好像被老师点名字的感觉,所以欧阳婧坚持要她改口,叫阳阳。

搀扶沐静冷坐好,还是不死心地继续问:“沐沐,究竟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要不要紧啊?”自家闺蜜她可是非常地了解,沐沐是不想她担心,不想麻烦到她。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沐静冷拿出英语书,准备早读,没打算细说。

“我昨天在医院看到她,她哥哥的朋友说她骨裂。”沈岩说到一半感受到了沐静冷那杀人的眼神,顿时不敢出声转头就走,走了两步又回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得叫我。”然后就不敢再逗留了。

“沐沐,是真的骨裂吗?那会影响你跳舞吗?不要怕麻烦,打水带饭,上厕所一切的走动一定要叫我,要保护好你的脚啊!”欧阳婧是可爱型日系美少女,娇滴滴的。说出来的话听得人心痒痒的,我见犹怜,舍不得对她说半句狠话,也不忍心拒绝她。

“知道了,有时候需要帮忙的我会跟你说的。不用担心,跳舞什么的只是因为妈妈的缘故,而且你不是也知道我没打算考舞蹈学院或者以跳舞谋生之类的,放心吧!”沐静冷看着英语书,面无表情地说道。

欧阳婧:“可是脚也很重要啊,不跳舞也要保护好啊!”

沐静冷:“知道了,怎么突然像个老妈子?快回位置,老师马上来了。”

“讨厌,我来吸取一下学霸的灵气不行吗?”欧阳婧给沐静冷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就跑回座位上了。

隔壁有些女生觉得欧阳婧很做作,每次看到她这样都在低下嘀咕,沐静冷听到觉得很烦,于是大声地朗读课文。这些女生就不知道女人最丑的不是容貌,而是一颗善妒的心吗?连最起码的努力都不付出,只会耍嘴皮,阳阳付出的努力可是比别人多很多,只是他们没看到而已,而且阳阳可是她最重要的朋友!

三美男的工作室里时不时传来高峙的鬼叫声,皆因沐靖凉刚刚买了样东西重酬了他妹妹的救命恩人,高峙的八卦之心就油然而生,非要了解事情的始末!但是知道了之后就开始各种鬼叫、各种捶胸……

“我说凉兄,你为什么昨天不给我机会?为什么不给我送蛋糕?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啊啊啊……”没人理他。

“真的是错失良缘哟……”没人理他!

“明明我就可以和你妹妹拉进彼此的距离啊……”依然没人理他!

“一洲,你为什么要公主抱?你知道公主抱对女生意味着什么吗?万一抱出了感情怎么办?”高峙继续哀怨。

“ha?我当时就是医者仁心,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害羞之类,还是那么的冷若冰霜。难道每个医生抱伤患都能抱出感情?”王一洲没好气地搭理一下他。

“哈哈哈,也对啊,冷冷对他的救命恩人好像也不太礼貌,想起昨晚就搞笑。”沐靖凉也搭话。

“那当然不能礼貌,如果对象是我就不同了,你得相信我高峙的魅力!”自恋狂上线。

王一洲决定小刺激一下高峙,“不过她向我感谢的时候笑了,你说得没错,经常不笑的女生,笑起来是挺好看的!”

“嗷嗷嗷……嗝!你看到她笑?!说!心动没?”高峙把他的弓架在王一洲的脖子上,示意要杀他!

沐靖凉惊讶:“什么?冷冷对你笑?很少看到她对外人笑啊,不过会不会是因为昨天你救了她?”

高峙:“我就说嘛,还是对我才会不一样!撩妹高手的我马上就能让你妹妹投怀送抱!”

沐靖凉:“得了吧!你那些招式估计对你那些不固定的女朋友才有用吧,你别玷污我的妹妹,要不然我把你掐死!”

“凉兄,这话你就说的不对了,什么叫不固定的女朋友,什么时候上升到女朋友啊?她们还没够格,充其量也就给一个称呼叫床伴!我固定女朋友的位置肯定留给你妹妹的。”高峙不要脸的功夫真是了得。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渣?你那些女性朋友知道你的想法吗?”王一洲奇怪还有这样的女生。

“切,那些女的不就看我的身份才凑上来的吗?我跟她们都表明过的,从来都没当她们是女朋友,也不喜欢她们,还硬要送上门的便宜我不占吗?好歹我有商人的血统,好不好!?”高峙为自己伸冤!

“那要是有一个是处女怎么办?那不是毁了人家吗?”沐靖凉问。

“除了我的初恋,我就没再遇到过处女了,像你这样说,那么我不是毁了我的初恋?咦,凉兄,你有处女情结吗?我觉得胡糖肯定是处女!话说,你们己经走到那一步啦?那真要恭喜了,20岁才真正成为男人!”高峙调侃道。

沐靖凉立马反驳,以掩饰内心的异样:“胡说八道什么啊?我跟她什么都没有,你别毁人家声誉!无端端你提她干嘛?”

高峙:“啧啧喷,人家倒追你这么久,又这么喜欢你,你就收了人家吧!这种女生不会背叛你的!你就是傲娇,明明那么关心人家!还你别毁人家声誉!”

沐靖凉:“总觉得她好蠢!跟我妈和我妹妹比起来差太远了!”

高峙:“人家哪里蠢了?能上我们的大学都不会蠢啊?你脑门被夹了吗?Q大可是全国最高的学府啊!她就是单纯了一点,估计在你面前也不能表现得太厉害吧!真是贤惠!你就别跟你们家那两个仙气飘飘,不染凡尘的仙女比,没几个比得上的,要不然你这辈子都等着打光棍!诶?诶?诶?嘻嘻嘻……”高峙突然冒出了歪脑筋,嬉笑着说:“嘿,人家胡糖吹笛子的,多么有气质!哇,哥们!你的幸福有着落了。大家都懂得!哈哈哈……”

王一洲:“咦!真是恶心!”王一洲对这个只会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表示佩服!

校运会在即,班上有报名的同学下午自习课都去操场训练,欧阳婧没有报名但是她暗恋的高二校篮队队长莫子龙是在这个点数训练,她早就飞奔到篮球场了。平时沐静冷也会陪她去,可是现在脚伤就坐在课室学习。本来好好的,但是,旁边有个厚脸皮的沈岩赖着,自己的位置不坐,偏偏要坐在沐静冷旁边,说她如果有什么要走动的,他第一个知道。沐静冷习惯了他的胡搅蛮缠,当他是空气就好,一直不搭理他。

沈岩一直看着她,中午她和欧阳婧上完厕所回来,看到桌上放了个草莓蛋糕。欧阳婧来问是不是他买的之后,沈岩就整个人都不好了,整个下午心绪不宁。不好,有情敌!还不知道敌情!

等到自习课快下课时,沈岩终于按捺不住,“静冷,中午那个草莓蛋糕你知道是谁给你的吗?”

沐静冷当他是空气,专心学习。

沈岩:“那你会吃吗?”

沈岩:“你真的不知道是谁?”

沐静冷头也没抬。

沈岩:“有没有谁给你发微信?或者有没有谁加你微信?”

沐静冷依旧学习。

沈岩:“你抽屉有情书吗?”

沐静伶依旧头也没抬。

沈岩敲了一下沐静冷的课桌,其实他很想触碰她的,可是他不敢,只能敲课桌。

沐静冷抬头仇视着他,那个眼神里写满了“你打扰我学习”。

沈岩怕被沐静冷讨厌,但是课桌都敲了,鼓起勇气问:“你刚有听到我说话吗?”

沐静冷没答他,只是从抽屉拿出那个蛋糕递给他。

沈岩:“给我吗?”

沐静冷点头。

沈岩心花怒放地接过蛋糕,正准备说话,沐静冷拿笔指着他的位置,示意叫他回他自己的位置,然后低头继续学习,沈岩只能屁颠屁颠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这时刚回来的欧阳婧看到这一幕,等她的闺蜜看完一页准备翻页之际,盖住沐静冷的手,发出别有深意的啧啧啧声,“你们两个竟然在一起?”

沐静冷:“你觉得可能吗?”

欧阳婧:“一切皆有可能,花季雨季就是谈恋爱的季节!”

沐静冷:“不好意思,春天已过,不是发情期!谈恋爱不如学习!”

欧阳婧:“你成绩那么好,都掌握了,还学什么习,我跟你说今天子龙好帅啊!”然后化身小迷妹说着莫子龙今天在篮球场的英姿。

沐静冷一盘冷水,“我觉得你要考全国最好的舞蹈学院,你的专业课应该是没问题的,至于你的文化课,恕我直言,难度系数是50!赶紧花痴完学习吧!”

欧阳婧卖着萌撒着娇说:“嘤嘤嘤,我知道啦!”不过又小调皮一下,“沐沐,能不能帮我想想怎么向莫子龙告白?”

沐静冷瞪她,眼神大写的“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