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奢想的百分百吻合第3章 他叫王一洲-不敢奢想的百分百吻合第3章 他叫王一洲阅读

第3章 他叫王一洲

一周后,沐静冷的生日,沐靖凉当天订了一个蛋糕给冷冷庆生,但是因为有一个很重要的讲座临时改期,要晚上7点才能到家,可蛋糕店5点半就关门,于是王一洲受沐靖凉之托把蛋糕先送到沐靖凉家。打车到了沐靖凉家附近,刚下车王一洲就发现了50米开外的那个高挑的小姑娘,然后看到远处一个往自己方向狂奔过来的中年大妈,挺壮实的大妈,后面还有一个大叔边追边喊着:“抢东西啊!抢东西啊!”。3秒钟之后那个瘦高的小姑娘被壮实的大妈撞了一下,身体不稳,倒了,然后看到小姑娘往旁边的楼梯倒去,不到1秒人不见了。

“不好,肯定滚下楼梯!”二话不说,提着蛋糕跑过去,还没跑到,发现大叔也去看小姑娘。咦,不是被抢东西吗?不追了?这大叔还挺有人性的,先去看伤员。

“小姑娘,还好吗?”大叔一边下楼梯一边忧心地问着。

幸亏长楼梯设置十级一个绿化大平台,沐静冷滚下十级就停下来了,要是没有那个平台,估计滚下这个有五层楼高的长楼梯都会被摔得半身不遂。

沐静冷用手护着头,头和脸都没有伤,就是露出来的胳膊多处挫伤,还有脚好疼,心里面的泪水流得像西湖的水那么多了,可是脸上还是那么的云淡风轻,她给自己洗着脑……不疼不疼,要坚强,不能给人带来麻烦,没事的!现在人设是个性中的倔傲不容许自己哭泣!她扭头看向大叔道“我没事,你赶紧去追吧?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此时王一洲已到楼梯边,人往下跑。

大叔叹息:“不用了,他是我老婆,抢了我今天发的工资,估计是去赌博了!”

“大叔,你还是去追吧,这里有我。”王一洲插话。

沐静冷往声源看去,发现是之前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视线在看到他手里的蛋糕明白了所以。然后跟大叔说:“是的,你去追吧,我认识他!”

大叔看了一下王一洲,感觉好像挺可靠的,于是说:“对不起,回头医药费我负,我先去追!”

王一洲看到沐静冷手臂流着血,但还是一副面瘫脸,难道不疼吗?小姑娘不都应该是娇气的吗?然后视线往下看到她的手紧紧地抓着裤管,抓得都起皱了,看来是很疼!原来一直在隐忍着,挺坚强嘛。

王一洲蹲下来检查着沐静冷的伤,沐静冷一感觉到他的触碰,像触电似的,马上缩回手。王一洲以为她是被弄疼了,“不好意思,被弄疼了是吧?我读医的,放心吧,除了手还有哪里疼?”

“左脚。应该坐一下,缓一缓就好了。”沐静冷漠然的说。

王一洲熟练地给她止血、检査着她左脚的伤患,“不好,你脚趾不全骨折了。要马上到医院,我打电话给你哥!”

沐静冷一把拉住王一洲的手,虽然手麻麻的,“不要,那个讲座对哥哥很重要,不要告诉他!我不想给他带来麻烦,我自己打120等急救车来就行了。还有,请教一下,什么叫不全骨折?”

王一洲笑了,不知道笑什么,或者笑这个有男人都不会依靠的懂事小姑娘,不知道身为一个男人,看到女生受伤,保护欲就会无可遏抑的泛滥吗?“妹妹,人只要活着就会给别人添麻烦,也会被别人添麻烦!那个讲座对你哥确实很重要,都听他说了几次。不过我今天正好没事,我送你去医院吧!”然后二话不说公主抱起沐静冷。

“呀!”沐静冷被吓得不轻,突然被男人抱起来,而且是公主抱,不得了了!更关键的是周身都环绕着成年男子的气息!但是心里还是给自己洗脑着……不怕,没事的,只是作为伤患被抬着,仅此而已!

“怎么了,弄疼哪里了?”王一洲把沐静冷的惊呼误以为弄疼了她。

好吧,正好有个台阶,就赶紧飞快地下吧!“嗯,弄疼了手,不过我可以忍受!蛋糕我来拿吧!”

王一洲又笑了,“你还挺奇怪的,都不全骨折了,还这么淡定?如果其他女生,估计都哭得梨花带雨了!”

沐静冷没有搭话,实际上被他这样抱着,她都不知如何是好?她也不想理那些突然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只能一直默念:冷静冷静冷静!不疼不疼不疼!没事没事!不要有多余的表情,不能给人带来麻烦!

王一洲突然想起来,“刚你问的不全骨折就是大众说的骨裂。骨折就是骨头的连续性和完整性终端,不全骨折也就是骨裂,只是骨头没有完全断下来或者明显的移位。”

沐静冷:“哦。”

安静了很久,直到上了的士,王一洲跟司机报了目的地后才转头看向她,她脸怎么这么红?其实挺想摸一下她的额头,不过又怕吓到小站娘。“你不舒服吗?”

沐静冷还在很专注地洗脑……

是不是吓傻了?还是疼得说不出话?可是脸上还是面瘫,再问一次吧。“靖凉的妹妹,你不舒服吗?”

沐静冷这时回过神,目无表情地看着他,沉默了两秒,“没有!”

王一洲好像不太会应付这种女生,完全不知道如何跟她友好地聊下去,但是待会去到医院总要帮她挂号吧?之前她都没有介绍自己。“你好,我叫王一洲,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沐静冷狐疑地看着他,王一洲这下看出来她表情所表达的意思,摸一下鼻子说:“知道你名字才能帮你挂号,对吧?”说完憨憨地一笑。

沐静冷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卸下了心房,看他憨笑,她也向他笑了一下,“我叫沐静冷,谢谢你今天帮了我!”

高峙说得没错,这种冰山美人笑起来真得特别治愈,让王一洲想起了那些笑起来很甜很治愈的日系小女生。她那微微的一笑,真的可以把人融化!“跟你哥哥的靖字一样?”

“不是的,是冷静的静,翻过来读静冷。”沐静冷很快就恢复了不苟言笑的表情。

“安静且冷面?”王一洲不知死活的说着。

沐静冷射他一个眼刀,不理他。

车厢内又继续安静,只听到司机开车的声音。

到了医院,沐静冷刚刚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被王一洲公主抱进了医院,她只能呆若木鸡,努力维持冷静,想要自己去挂号问诊,结果发现王一洲非常熟络,完全没有她插话的余地。

“这是高峙家的医院,我去年暑假的时候来实习过。”在等侯问诊的时候,王一洲说道。

沐静冷这才发现,他们到的是一家私立医院,那一定很贵吧,她是个小财奴,不惜为她的钱包心疼一番。“高峙家原来这么有钱!”

王一洲:“对他有兴趣?”

沐静冷侧身冷眼看了他一下,不容辩解地说:“从来都没有!”

“这么坚决?高峙对你可是很有兴趣!”王一洲带点玩味地说。

“静冷?”一道声音打破了他们的对话。

沐静冷回头一看,是他们的班的班长沈岩,便礼貌地打了个招呼:“HI!”

班长鸡婆的说:“你生病了吗?还好吗?”

王一洲看她一副不太想理人的样子,爽朗地替她回答:“她骨裂了,现在还在等问诊。”

听到骨裂,班长声音突然就拔高了,“骨裂?那为什么不去急诊?这么严重?你不知道她是跳舞的吗?脚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你不知道吗?静冷,来,我带你去急诊。”

“不用!”沐静冷的话如一瓢冷水泼停了沈岩!不想理他就是因为不想他有现在这样过于热衷的行为!旁边这个哥哥还真的挺会给她找事!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是跳舞的,不过我学医,我刚初步诊断过的,觉得不用浪费急诊的资源。你放心!”王一洲解释道。

沈岩不想理这个男人,而且比自己高比自己成熟的感觉,让他烦躁。“静冷,那你现在怎么样?明天还能上学吗?要我帮你请假吗?”

“不用,谢谢,你先回家吧!”沐静冷赶人道。

这么明显的赶人,沈岩瞟了一眼王一洲,不甚放心!

王一洲非常善解人意,看他那个眼神,就明白了当自己是假想敌了。“同学,你先回家吧,我是她哥哥的朋友,她哥哥待会就到了。”

沈岩一听到她家人要来,就怂了。“好吧,静冷,明天见!”知道她不会回答的,只会点头,就转头走人了。

又开始静默……

这次是沐静冷打破的,“你告诉我哥了?”

“没有,没有,但是刚刚那个同学好像很不放心,所以就说了个善意的谎言而已。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跳舞的,不过脚趾骨裂很快恢复的,只要你多休息,休息的时候在脚底垫上枕头抬高患肢,帮助血液循环,同时配合中药治疗效果就会非常显著。”

“看不出来你说谎还挺顺溜。你也可以走了,我待会用拐杖就好了。我没有那么娇气!”

“额……我只是想留下来积累一下经验而已。”王一洲实在不放心,找了个借口。

“积累经验?”沐静冷觉得他的借口有点拙劣。

“我现在读医啊,所有一切与医有关的,我都当是积累经验。”刚一开始就跟她说自己是读医的,是疼得听不清吗?

“你不是小提琴专业的吗?”沐静冷以为他跟哥哥都是音乐学院的。

“没有,我们三个虽然在同一所大学,但是都在不同的学院。你哥音乐学院,高峙是经济学院,我是医学院的,我们三个只是对弦乐的兴趣爱好所以一切组建的工作室,顺便赚点家用。”

这个倒是有听说,哥哥现在都不用问家里拿零花钱的,偶尔还给她买一下动漫的周边。

“那既然是兴趣爱好,为什么你们两个都不是读音乐学院?”沐静冷不知道为什么对他勾起自己难得的八卦。

“高峙家里不是普通的有钱,哈哈,他完全可以做一个霸道总裁的人设!BC集团是他家的,BC集团市值应该有过三千亿吧。这家医院是他们旗下的,那你明白他为什么是经济学院了吗?王恩堂,你知道吗?那是我家的。不过跟BC是有很大差距。”

王恩堂那是清朝一直传承到现在的药业,是中草药行业排名前三的,市值有800亿吧?哥哥究竟认识的是什么样的人物啊……

一个是国内首富BC集团的,一个是王恩堂的,一个千亿,一个百亿,不是一个数字而已啊!虽然是市值,但是总资产后面去掉一个0也不得了吧!自家虽然也不差,沐家虽然低调,几亿应该有吧,如果没有,一个亿还是有的,可是跟他们一比……富豪们不是应该都出入豪车、一身奢侈品、一群保镖保护着的吗?怎么他们看起来都这么的平民化?而且都就读国内最高学府,不是每个地市的学霸都无法进去的!果然,比你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

沐静冷快石化了,不知道给什么反应,幸亏她的人设就是面瘫,真的不需要给任何表情。

“哈哈哈,有没有吓到?其实我们都只是投胎的好,出来社会之后我们就要继承家业了,所以我们两个真的很感谢你哥组建了这个工作室。”

“完全没有吓到!财富没什么好比的,本来每个人的起点就不一样,只是看过程是否不负此生,我哥也不差啊!他以后肯定能走向国际的!”虽然沐静冷说这句话的时候目无表情,但是王一洲能感受到她对自家哥哥是多么地引以为豪!

王一洲:“我很奇怪,你们家究竟是怎么富养你们的?你和你哥真的是一样,知道了我们的出身之后完全对我们不感冒的感觉。大部分人知道我们的背景之后都拼命往我们面前凑,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感觉。我们三个认识的时候,彼此都不知道大家的家庭背景,后来时间长了慢慢才知道的。我们可以说是因为兴趣爱好走在一起,不像其他人是知道我们的背景才想进入我们的圏子,我们都很珍惜这份不掺杂其他成分的友情。”

沐静冷:“可能我们家的教育不同,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懂得人生的路上,只有靠自己,才能为自己闯下一片天地的道理吧!而且给人带来麻烦,人家不困扰吗?”

王一洲:“我说妹妹你几岁啊?怎么像个小大人似的?”

沐静冷:“你不知道女生的年龄不能随便问的吗?不过,我说你还挺守不住秘密的,我只是问你不是学小提琴的吗?你居然说那么多,看来有什么都不能告诉你。”

“……”王一洲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接的话,就到沐静冷问诊了。简直是得救了,这个女生怎么能这么毒舌。

因为是脚趾骨裂,不需要住院,一切结束之后,王一洲就没再公主抱沐静冷。因为她肯定的、不容辩解的要求用拐杖。王一洲就随她,但他坚持送她回家。在等滴滴的时候看到186长得很阳光帅气的少年,怎么说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可是他提着那个快化到一半的蛋糕,那个画面放到动漫里制作一定很搞笑。沐静冷看他这滑稽的样子,其实在心里笑了很久,只是脸上还是那么地波澜不惊。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两兄妹麻烦到他,她是应该深表感激的。

“那个…”沐静冷低声说。

王一洲闻言看向她,还觉得奇怪,她这样吞吞吐吐地不像她的人设!

“那个,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沐静冷第一次主动问男生的名字。

王一洲直接黑线,没好气的说:“这是我第三次介绍我自己,请妹妹记住,我叫王一洲。”

“王一洲,今天谢谢了!非常感谢!还有,我现在记住了!”原来,他叫王一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