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仙家农庄征服全世界方芸-第5章 谁要杀她?

第5章 谁要杀她?

护士笑着问方芸,“病人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她一边问话,一边看向监控方芸身体的仪器数据,再看一下方芸脸上的气色,发现一切正常,心里稍安。

方芸轻声回道:“感觉还好,就是一身痛。”

护士温柔地回说:“这是正常的,你做了几个手术,能救回来,已经是万幸了,要是太痛的话,你就跟我们说,我们可以给你打止痛针,对了,这位交警同志一直等在这里,你现在方便跟他做个笔录吗?”

方芸点了点头,“可以。”

方芸妈妈却有些担心女儿,皱着眉问那位交警,“交警同志,一定要这么着急做笔录吗?我女儿才刚醒,她又受了这么重的伤,能不能等她好一点以后再问啊?”

交警同志也耐心地给方芸妈妈解释,“阿姨,这个笔录越早做越好,你们也想早一点查清楚这次车祸的真相吧?”

听到交警同志这么一说,方芸妈妈就不吭声了。

方芸也对她妈说:“妈,我没事,你们也不用都守在医院,留个人陪我就好了,其他人都回家去吧!”

方芸的哥哥方展鹏立刻对父母和大伯、大伯母说:“爸、妈、大伯、大伯母,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照顾芸芸。”

方芸妈妈抢着说:“还是我留下吧,方便一点,你们回去。”

她又对方爸爸说:“老方,你回去杀个老母鸡,炖好了,再让儿子送过来。”

他们家也买了一辆十几万的SUV,虽然家里离医院有四五十公里,但一天来回跑几趟,还是没有问题的。

方爸爸和方展鹏听了方妈妈的吩咐,也齐齐点头应道:“行,那我们先回去。”

“妈,那您照顾好芸芸,我晚点再送鸡汤过来。”

方妈妈朝他们摆了摆手,“去吧!路上小心点。”

方展鹏应了声,“知道了,那我们走了。”

方家大伯也对方芸说:“小芸,那你好好休息,我们改天再来看你。”

方芸也笑着回道:“谢谢大伯、大伯母,辛苦你们了。”

他们几个人出去之后,感觉病房一下子空了许多。

方妈妈识趣地拉过一张凳子,对交警同志说:“同志,你坐着问吧。”

交警同志也礼貌地笑着对方妈妈说了声,“谢谢阿姨。”

他拿出一个笔录本,又开了微形摄像机,还对方芸解释了一下,“方小姐,不好意思,这摄像录音是例行公事。”

方芸理解,“我明白,你问吧!”

等到方芸做完笔录之后,她又问交警帅哥,“同志,那个撞我的司机怎么样了?”

交警同志回道:“那个司机当场死亡,据我们现场检测,那个司机应该是酒驾。”

竟然直接死了?

方芸想到车祸前的那一幕,不禁轻蹙起眉,又再问他:“那司机死了,我现在伤成这样,医药费谁来赔啊?”

看着方芸精致好看的脸,对上她那双乌黑的眼睛,交警同志有些紧张,一脸认真地回答:“按照法律规定,在司机负百分之百的责任下,司机死亡的,由保险公司或他的财产继承人来承担赔付。”

“但经我们调查,这个司机开的那辆小车是别人报废的,保险赔付就不可能了,我们现在正在查这个司机的财产和继承人,结果也不太乐观。”

方芸心里一紧,“怎么个不乐观法?”

交警同志轻叹一声,“这个司机是个无业游民,又好赌,负债累累,他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儿子,还得了白血病,也正在医院治疗,还欠了医院不少医疗费。”

方芸听了,瞬间无语。

方妈妈也一脸气愤,“他死了倒是一了百了,那我女儿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交警同志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一般遇上这种破事,他们也很无奈,没有什么办法解决。

方芸又再问他,“同志,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个车祸案有问题吗?那条路上没有监控吗?那个司机摆明了是直直冲我撞过来的,我当时躲都躲不及,现在你们认定这个司机酒驾,他的家人又没有赔付能力,我伤成这样,就只能白吃这个亏了?”

交警同志一看方芸怒了,赶紧劝她,“你别生气,这件事还在调查中,还没有定下最后的结论,如果这事真有其它问题,我们一定会查清楚的,你先别急,先好好养身体,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向领导报告,回头有结果了,我再跟你联系,我们加个微信吧?”

方芸想到车祸的时候,她是昏迷了被人抬走的,赶紧又问:“交警同志,我的包包和那一袋东西还在吗?”

守在一边的方妈妈听到她的问话,立刻说:“你的包和那一袋东西都在这,是交警同志送过来的,你看看里面的东西掉了没有?”

“妈,你帮我看看包里的手机和一个U盘还在不在?”

这两样东西,对方芸来说,是最重要的。

方妈妈拉开她的包包,从里面找出她的手机和一个U盘,送到她的面前,“是这个吗?”

方芸看了一眼,“嗯,是这个没错,妈,你拿我手机和交警同志加个微信吧!”

“好。”

方妈妈和交警帅哥加好微信之后,交警帅哥就对方芸和方妈妈说:“那我先走了,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跟你们联系的,你好好休息。”

方芸也礼貌地说了声,“谢谢你呀!”

“不客气。”

方妈妈送这位交警同志出了门,回来就对方芸说:“这个交警同志还真不错,态度好,长得又高大帅气,芸芸,你可以考虑一下。”

方芸一脸无奈地看了她妈一眼,“妈,你别看到一个长得好一点的男人,就想让我嫁给他啊!”

方妈妈好脾气地笑说:“我这还不是担心你们兄妹俩的婚事啊,遇上好的,就别错过。”

方芸理解父母的苦心,老话也说了,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

但她现在还没满二十四岁,对于婚姻大事,她真的不急。

看到病房里只有她妈在,方芸想试试灵泉水和疗伤丹的效果,就找借口支开她妈,“妈,我有点饿了,你去外面买点粥给我喝吧!”

龙九月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