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第5章 留下小弟-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第5章 留下小弟阅读

第5章 留下小弟

世上最好的风便是枕边风,何况这枕边风还吹了十多二十年,就是再老实的人,也会有私心……

说来也奇怪,李家这一大家子,儿子有十二个,如今有十一个娶了媳妇,十二个儿子,十一个媳妇,可谓是各有千秋。

大房李明德,二房李明仁,三房李明礼,十房李明华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汉子,平日里只会闷头干活;

四房李明义和九房李明荣两人懒惰成性,好吃懒做;

五房李明信,六房李明忠,八房李明全,十一房李明富木呐,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七房李明孝和老儿子李明贵则属于心思深沉型的,成日阴沉沉,像是在算计什么似的。

十一个儿媳妇,不包括孙媳妇在内,也是各具特色,大房王氏,二房陈氏,四房刘氏精明厉害;

七房钱氏和九房小周氏是老太太周氏的娘家侄女,惯会在老太太跟前说好话;

五房苏氏,十房孙氏和十一房谢氏一般般,看不出好坏;

剩下的三房杨氏,六房郑氏以及八房杜氏则显得有些软弱可欺。

综合李家各房儿子媳妇的情况,在李家最没地位的便是三房,六房和八房,男人女人都是包子性格……

李果儿并没吃五妹李柔儿拿回来的馒头,她只要一想到这杂面馒头上可能沾了不干净的东西就没胃口。

反正她如今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办,下午也不用下田去收稻子,等到家里人都去田里了,她再从随身空间里拿一些吃的填饱肚子。

她的空间之中,前世可是存放了不少吃食,从街头小摊贩上的到豪华餐厅中的都有……

杨氏母女见李果儿不吃,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她们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如今只能希望女儿(四姐)自己想明白。

两刻钟之后,屋子里又陆续的走进来三个人,中年汉子是这具身体的爹。

面色苍白,一脸虚弱样子的是十五岁的三哥李昊,晒得黝黑,稍微壮实些的是十岁的六弟李景。

李昊比李果儿大一岁,因为是早产儿,加上从小吃不好,故而一直都是气血不足的样子,周氏这个老太太抠门得很,哪里舍得好吃的给他补身体,一直就这么拖着……

相比之下,李昊一个十五岁的男子,还不如十岁的李景壮实,为此没少被周氏指桑骂槐的,大致意思就是说李昊是个病秧子,干不了重活,还要花银子养着!

可周氏也不想想,银钱她一把手抓着,一个子恨不得掰成两个来用,哪里给过李昊养身子……

李昊先天体弱,故而连带着李家三房在李家越来越抬不起头来,平日里李明礼和杨氏夫妻二人干活越发的卖力。

可即便如此,依旧没能得到李家老太太周氏的认可,三房大女儿李梨儿五年前被周氏许给隔壁上河村一个腿脚不便的少年,二女儿李桑儿若非杨氏娘家大嫂从中周旋,差点就被周氏许给一傻子。

有了大女儿二女儿的前车之鉴,杨氏倒也有几分气性,故而早早的便为李果儿定下娘家那边村子里一个年轻后生,可是谁也没料到,这才定亲不到半年,那年轻后生进山打猎却命丧虎口……

死了定亲的未婚夫,李果儿在有心人的宣扬之下便成了克夫的人,这才会在李芳儿的言语刺激下,割腕自杀。

李家毕竟人手多,李安作为一家之主也算有几分仁慈,或者换句话说,不想犯了众怒,故而并没有吃过午饭就将一家老少赶到田里收稻子,而是允许大家饭后休息半个时辰再下田,李明礼父子三人此刻回房来休息一会儿。

父子三人都关切的询问了李果儿几句,之后方才各自躺在木板床上,闭目养神……

李明礼和杨氏所生的大女儿李梨儿,在农家女儿之中有几分精明,从前在家的时候见爹娘抽空赚几个钱也要如数交给祖母周氏,于是每每阻止李明礼和杨氏。

后来在大女儿李梨儿被周氏许给上河村腿脚不便的柳家四郎,二女儿李桑儿差点被许给傻子后,李明礼和杨氏也算想明白了,故而这几年来该睡睡,该吃吃,颇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李家院子里又开始热闹起来了,男人们的骂骂咧咧,女人们的唉声叹气。

李明礼和杨氏夫妇和着孩子们也陆续的站起来,这次李果儿主动揽下了照顾几个年幼弟妹的差事。

小弟才半岁,八妹和九妹一个两岁,一个五岁,去了地里也干不了什么活,再者小孩子去了,大人们还得分心,如今她既然用了原主的身体,暂时不想下地干活,那就帮忙照看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吧!

杨氏一想,的确也是这么一回事,几个孩子太小了,去了也做不了啥,不如就把他们留在家里,让四女儿照看着。

小儿子不经饿,大不了中途自己回来一趟,反正公爹也没说不让自己回来喂孩子,至于婆婆爱骂就让她骂吧,骂了这么多年也不差那几句!

李明礼张口想说什么,却是始终没有开口,做了二十多年夫妻,他自然能猜到此刻妻子心中所想,虽然觉得中途回来喂孩子不好,但却没说什么。

李果儿留下了几个年纪小的弟弟妹妹,等到李家其他人去田里干活之后,哄睡了小弟李旦,之后让五岁的八妹李紫儿和两岁的九妹李青儿在房间里玩,而她则是走出房间,在李家院子里环顾一圈,之后朝着后院方向走去。

农家的孩子懂事早,故而李果儿并不担心八妹李紫儿不能照顾九妹李青儿,再者她的借口是出来上厕所的。

李家的厕所,俗称茅房,是建在后院的,从她们三房居住的西厢第一间和十一房李明富一房人居住的正房西耳房之间开了一个小门。

本来这正房西面的耳房,是李家两老当初建来放粮食等东西,后面周氏这个老太太在大房王氏二房陈氏的撺掇之下,防备着三房,故而便将放粮食的房间换成了紧挨着她和李安夫妻二人旁边的一间正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