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盛熠城,夏燃-第2章 你该滚了

第2章 你该滚了

“不……程汉东已经和我断绝父女关系了,你不要这样对我。”程欢哭喊着推拒他。

她害怕极了。

男人壮硕有力,她的捶打不起任何作用,倒像一剂增味剂似的调动着他嗜血情绪。

他的语气冷血到底:“既当表子,又想立牌坊?你以为我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既然你答应你父亲和盛熠凛来这里供我玩/爽,在你踏进来的这一刻,你就已经回不去了!”

说完,男人欺身压了过来。

再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程欢流下两行清泪。

她到底造了什么孽?

一天的时间,她经历了男友和发小的劈腿;男友为了第三者,还当众打她巴掌。

身为程氏集团董事长程汉东的千金,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父亲,本意是想让父亲开除男友秦遇的一切职务,以及将一直生活在家中的发小杜小艾和她的母亲赶出家门。

然而,父亲给了她一个晴天霹雳的回答。

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杜小艾才是他程汉东的唯一千金。

男朋友被杜小艾抢走,叫了二十二年的爸爸是杜小艾的爸爸。就连妈妈,也在同一天因为主使杀人罪而被逮捕入狱。

短短一天,除了狱中的母亲,程欢从一个豪门千金变得一无所有。

受不了一连串打击的她,在母亲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刻,当场晕厥。

是盛熠凛救了她。

并告知她,可以帮她把母亲从监狱里捞出来。条件是,她献出自己的身体,让他的弟弟盛熠城在临死之前爽快一次。

直到她被盛熠城冷酷鄙夷又带着玩弄的情绪压在身下的这一刻,她才发觉,这又是一个阴谋。

而她,是这场阴谋的一粒棋子。

她心如死灰。

逼仄的空间里,男人花样百出,逼得她不得不把思绪专注在他身上。

“看着我回答!”他狂霸的逼她:“几岁了?”

他可不希望她还未成年。

她扑簌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娇弱的啜泣着:“二,二十二。”

他的心被抨击了一下:“叫什么?”

“程欢。”

“承/欢?”

男人邪肆一笑:“承受我的雨露带给你的欢乐?”

她小脸瞬间变得滚烫,烫热了男人的唇。

下一秒,她仿佛被抛到了云端,又被扔落了谷底,犹如坐过山车,又像被车轮碾压过。

她疲累不堪。

恍惚间,趁男人不注意,她在桌子上抓了个东西塞在自己身下,然后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呼吸不通畅,瞬间从梦中清醒,张开眼眸看到男人捏着她的鼻子。

男人冷冰冰的道:“你该滚了!”

她扶着腰,下床捡起凌乱不堪的衣物裹在身上,跌跌撞撞向外走。

刚到门口,男人呵住她:“出门就说我死了!”

她停住脚步,恍惚的看着男人。

这是她第一个男人。

男人并没有对她投来一丝怜惜目光:“如果你不这样说,死的人就是你,滚!”

一个想要算计他致死的贱货!

有什么怜悯好对她的?

即便已经得到验证这是她的第一次呢!

直到程欢走出ICU监护室的门,盛熠城连一个凉薄的目光都没再投给她。

看到衣衫不整,头发蓬乱,进去了一整夜才出来的程欢走出来时,盛熠凛打了个响指道:“大功告成!”

语毕,起身来到程欢面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