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玖,宁婧穿越之饲养反派小团子小说-谢玖,宁婧小说叫什么名字

穿越之饲养反派小团子

穿越之饲养反派小团子

作者:云上浅酌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1 10:35: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一只小团子1 第2章 第一只小团子2 第3章 第一只小团子3 第4章 第一只小团子4 第5章 第一只小团子5 第6章 第一只小团子6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者云上浅酌原创小说《穿越之饲养反派小团子》这里看。宁婧谢玖小说穿越之饲养反派小团子精彩章节试读:宁婧道:“我不记得来绮罗的时候,但在我心中,我仍然是个楚国人。我在绮罗住了十几年,在这个大草原上还没有见到几个中原人。楚国的事我不记得了。”
节选

作者云上浅酌原创小说《穿越之饲养反派小团子》这里看。宁婧谢玖小说穿越之饲养反派小团子精彩章节试读:宁婧道:“我不记得来绮罗的时候,但在我心中,我仍然是个楚国人。我在绮罗住了十几年,在这个大草原上还没有见到几个中原人。楚国的事我不记得了。”

深蓝色的苍穹一望无垠,绚丽的星潮澎湃翻滚,簇拥着黯淡的月亮。星河像一条巨大无比的洪流,飞流直下三千尺,一直延展至远方,无边无际。紫微星微亮,被一团阴云笼罩着,若隐若现。

谢玖放下了衣服,入神地望着天空。粼粼星光映在他精致的脸庞上,深深浅浅。窗棱反光,他的眼尾也泛起了苍冷的光泽。

“很好看吧。但这还不是最好看的天空,要在那种无垠的大草原看,才是最好看的。比如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啊,你不知道吧,我是在很小的时候来绮罗的。我爹是草原的猎户。”宁婧声音带着笑意,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顿了顿,又问:“你呢?你为什么会来到绮罗?”

等了一会儿,谢玖没有说话,宁婧这才疑惑地侧头看了他一眼,惊得差点跳起来。

雾草,这小团子……他、他竟然哭了!

谢玖双手抵在了额前,抿紧了嘴,不断用袖子擦掉涌出的眼泪,可很快,又有更多的晶莹泪珠落下。

有人宠爱的小孩子,都知道哭声能讨来保护者的怜惜。哭得越大声,越有人疼。可奴隶营里,哭泣只会招致更可怕的掠夺,而不会被人抱在怀里哄。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谢玖哭得毫无声息,细瘦的肩膀如承受了千钧之重,微微颤抖着,却倔强地闭紧了嘴,连啜泣也是一声不吭的。

唉,殊不知这种哭法才叫人心疼呐。没想到他哭起来是这个样子的,那眼泪怎么都停不下,俨然一个静音小泪包呐。

刚才是触到了他的伤心事了吧。宁婧身体倾斜过去,把谢玖搂在自己臂弯,无声地拍着他的手臂哄着,面上则哭笑不得道:“哎,我最怕看人哭了,别哭,哭什么。”

谢玖缩成小小的一团,脸埋在膝盖上,用力地在手臂的衣服上擦了擦眼睛,在那温柔的拍打下,哭声渐渐停了。

“中原有两国,隔江而对立。北地有壮阔的楚,江南有风流的周。”宁婧这才松开了怀抱,转了个朝向,盘腿坐在谢玖身边,指着远方的天空,道:“你看,往那个方向直走数千里,就是我的家乡了……你猜猜我是哪国人?”

谢玖擦干净了眼泪,平复了情绪。通过哭泣释放了压抑的情绪后,他看起来放松多了,小肩膀也松弛了下去。仔细地辨认了一下星象,谢玖道:“你是楚国人。”语气毫不迟疑。

“你会观星?”宁婧饶有趣味地望着他。

“以前……”谢玖张口想说“太傅”,却又止住了,闷闷道:“有一个人教过我。”

“真厉害。我就不会怎么看星象。在我看来,整个天空的星,都长得差不多,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什么。”宁婧道:“不过,如果你下次愿意教教我怎么看,说不定我能学会。听说秋夜是观星最好的时刻。”

星光倒映在谢玖乌黑的眸子里,犹如两汪清泉。

宁婧道:“我不记事的时候就来绮罗了,但是在我心里,我还是一个楚国人。我在绮罗生活了十多年,这大草原上也没见过几个中原人。我不记得楚国的事,连字都不怎么会写,迟些还要被义兄押去念书。”这话是真的,宇文烁觉得她性子太野,便请了几个嬷嬷,准备在她伤势痊愈后,就让她学会如何在绮罗当一个贵女。

绮罗的民风彪悍,女子巾帼不让须眉,绝不是关在家门一步不出的娇小姐。她们除了文科,还要学武科。武科占的比例还不低,和文科差不多是对半开。尤其是贵族女子,更以精于骑射为傲,一个弓马娴熟的姑娘,远比一个只会念书的姑娘更受欢迎。而楚国的贵女则比较传统,要学的也不外乎是琴棋书画礼仪,不需要舞刀弄枪。

唉,掰掰手指算算,她最多也只能享受多半个月了。等宇文烁回来,她的清闲好日子就结束了。

话说到这里,宁婧终于笑吟吟地引出了自己的目的:“不如这样吧,你以后教我观星,陪我念书骑射,有一个中原人陪着,我就不会那么无聊了。你就等于是我的伴读了,成交不?”

宁婧此话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是要被押去上课不假,但她的根本目的,是让谢玖去学习。

谢玖未来的荣光不是娘胎带出的,而是他以自己年少时在沙场上吃的无数苦头,无数次的死里逃生换来的。从前往边疆属地开始,一直到与谢珂的斗争结束,他所负的大大小小的伤跟随了他一辈子。每逢阴雨天,就会痛不欲生。

既然她现在有条件,何不让他早一点开始学会如何在战场上保护自己呢?

再说了,光以“我们是老乡”来解释太过苍白,谢玖不会相信,有人会无缘无故给予他那么多的好。他未必世故,但却早早尝遍了世态炎凉,对人性不抱希望。以利益交换为由,说不定更能让谢玖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一切。

若是顺利的话,她还能在这期间刷刷人品值哟。

宇文烁的义妹想要找个伴读,人选应有尽有。身份低微的奴隶,顶多就能当个仆人,说白了,玩物。正儿八经地做伴读是闻所未闻的事。这无形中,就提高了谢玖的地位。

谢玖何尝不清楚这点?若是一般的奴隶,可能会诚惶诚恐,又或是暗自窃喜自己抱上了一根金大腿。谢玖却只觉得欢喜。既然宁婧选择了他,潜意识里,他知道不能把这个亲近宁婧的机会,拱手让人。

宁婧托腮,慢悠悠地伸出了一只手,再次循循善诱道:“小玖,怎么样,成交不?”

苍穹之下,周遭的色调都是灰暗清冷的,唯有她坐在暖黄的烛光里,乌发垂落,唇角笑意盈盈,眼眸辉映出温润皎洁的光芒。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