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浅酌饲养反派小团子-谢玖,宁婧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饲养反派小团子

饲养反派小团子

作者:云上浅酌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0 19:24: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一只小团子1 第2章 第一只小团子2 第3章 第一只小团子3 第4章 第一只小团子4 第5章 第一只小团子5 第6章 第一只小团子6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编来为大家推荐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饲养反派小团子》,是作者云上浅酌的经典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宁婧被宇文烁逼着去上课,夫子只看宁婧一个人,不分他的注意力。但是谢玖并不郁闷,他在这段时间,一直坐在旁边看书。
节选

小编来为大家推荐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饲养反派小团子》,是作者云上浅酌的经典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宁婧被宇文烁逼着去上课,夫子只看宁婧一个人,不分他的注意力。但是谢玖并不郁闷,他在这段时间,一直坐在旁边看书。

谢玖有些懵:“细菌是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总之就是有脏东西了。”宁婧敲了敲他的头,谢玖的黑发触感极为细软柔滑,她爱不释手地摸了摸:“之后坚持换药,等伤口长好了,就不用当瘸子了,这么想的话,痛一次也很值得,不是吗?好了,把衣服掀起来。”她摇了摇药油的瓶子,“给你揉揉,活血散瘀。”

刚入行的时候,宁婧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小演员,为了快点挣钱,每天东奔西跑地赶通告,每天睡不到几个小时。她和别的演员不同。进了娱乐圈的人,大多都做着以后可能会出名的梦,因此,在工作时也会筛选,有意识地维持某种个人形象,有一些通告是不会接的,比如打算走清纯路线的女星,就不会接内衣广告。

而宁婧却像八辈子没见过钱一样,只要不触及底线,长远发展路线什么的完全不在她在意的范围内。只要酬劳能打动她,她就会接下来,是十八线里著名的劳模。起早贪黑挣来的薪水,在还了债之后,便只够她养活自己。她请不起助理,也没有经纪人。赶通告落下的病都是自己处理的,药油也擦得不少。如此苦熬一年多,终于因某个契机一炮而红,还签了现在的公司,有了经纪人。

所以,外表和住家型女人没有一丝一毫联系的她,其实早就点亮了做家务和照顾自己的技能,只是很少人知道罢了。

没想到这些照顾自己的技能,现在会用在别人身上。

谢玖沉默了片刻,忽然轻声道:“你为什么要买下我?”

宁婧当然不能说真实的理由,便笑道:“因为我也是中原人。”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谢玖霎时愕然地抬眼。

难怪他觉得,她即使穿着绮罗的衣服,也不像绮罗人……原来是这样。

擦完了药酒,谢玖低头摸着自己发烫的腹部,那丝隐痛已被宁婧发烫的手心抚平了。

咣咣两声,窗户被夜风拂动,轻轻撞击墙壁。

深蓝色的苍穹一望无垠,绚丽的星潮澎湃翻滚,簇拥着黯淡的月亮。星河像一条巨大无比的洪流,飞流直下三千尺,一直延展至远方,无边无际。紫微星微亮,被一团阴云笼罩着,若隐若现。

谢玖放下了衣服,入神地望着天空。粼粼星光映在他精致的脸庞上,深深浅浅。窗棱反光,他的眼尾也泛起了苍冷的光泽。

“很好看吧。但这还不是最好看的天空,要在那种无垠的大草原看,才是最好看的。比如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啊,你不知道吧,我是在很小的时候来绮罗的。我爹是草原的猎户。”宁婧声音带着笑意,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顿了顿,又问:“你呢?你为什么会来到绮罗?”

等了一会儿,谢玖没有说话,宁婧这才疑惑地侧头看了他一眼,惊得差点跳起来。

雾草,这小团子……他、他竟然哭了!

谢玖双手抵在了额前,抿紧了嘴,不断用袖子擦掉涌出的眼泪,可很快,又有更多的晶莹泪珠落下。

有人宠爱的小孩子,都知道哭声能讨来保护者的怜惜。哭得越大声,越有人疼。可奴隶营里,哭泣只会招致更可怕的掠夺,而不会被人抱在怀里哄。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谢玖哭得毫无声息,细瘦的肩膀如承受了千钧之重,微微颤抖着,却倔强地闭紧了嘴,连啜泣也是一声不吭的。

唉,殊不知这种哭法才叫人心疼呐。没想到他哭起来是这个样子的,那眼泪怎么都停不下,俨然一个静音小泪包呐。

刚才是触到了他的伤心事了吧。宁婧身体倾斜过去,把谢玖搂在自己臂弯,无声地拍着他的手臂哄着,面上则哭笑不得道:“哎,我最怕看人哭了,别哭,哭什么。”

谢玖缩成小小的一团,脸埋在膝盖上,用力地在手臂的衣服上擦了擦眼睛,在那温柔的拍打下,哭声渐渐停了。

“中原有两国,隔江而对立。北地有壮阔的楚,江南有风流的周。”宁婧这才松开了怀抱,转了个朝向,盘腿坐在谢玖身边,指着远方的天空,道:“你看,往那个方向直走数千里,就是我的家乡了……你猜猜我是哪国人?”

谢玖擦干净了眼泪,平复了情绪。通过哭泣释放了压抑的情绪后,他看起来放松多了,小肩膀也松弛了下去。仔细地辨认了一下星象,谢玖道:“你是楚国人。”语气毫不迟疑。

“你会观星?”宁婧饶有趣味地望着他。

“以前……”谢玖张口想说“太傅”,却又止住了,闷闷道:“有一个人教过我。”

“真厉害。我就不会怎么看星象。在我看来,整个天空的星,都长得差不多,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什么。”宁婧道:“不过,如果你下次愿意教教我怎么看,说不定我能学会。听说秋夜是观星最好的时刻。”

星光倒映在谢玖乌黑的眸子里,犹如两汪清泉。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