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谷,夏初阅读-感情无声小说

感情无声

感情无声

作者:折纸蚂蚁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0 12:43:2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犹如艳阳,闯入心房 第1章 犹如艳阳,闯入心房 第1章 犹如艳阳,闯入心房 第1章 犹如艳阳,闯入心房 第1章 犹如艳阳,闯入心房 第1章 犹如艳阳,闯入心房 第7章 绿色军装,白衣天使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感情无声》最新章节由为大家带来,这本书由作者折纸蚂蚁创作,主角是夏初梁牧泽,小说主要讲述了:Milki兴奋地说:“在夏初,我将被调职,我将离开S市电视台,奔向美好的省电视台。
节选

《感情无声》最新章节由为大家带来,这本书由作者折纸蚂蚁创作,主角是夏初梁牧泽,小说主要讲述了:Milki兴奋地说:“在夏初,我将被调职,我将离开S市电视台,奔向美好的省电视台。

那时她说这句话,他并没有想太多,可是此时想起她当时那种近似绝望的神态,却有浓浓的心疼。

可是,自问他能放弃她吗?答案当然是不能。他无法放弃一个已经让自己动心的女人,唯一一个让自己动心的女人。

演习结束,夏初的医院从前方撤离,所有战地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被许了两天带薪假。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回家洗澡睡大头觉,可是夏初却在心心念的找房子。

她盘算了一下,在短时间内找个条件不错的房子着实不易,所以她决定先搬回医院的职工宿舍住着,然后再慢慢找房子。

可是,她把情况向有关部门汇报之后,得到的回话是,必须交申请,医院审核之后才分宿舍,审核的时间大约需要一周。这一周,没地方安身的夏初只能在梁牧泽家将就了。

之前觉得这房子怎么看怎么好,怎么住怎么舒服。可是自从演习回来,夏初看着房子的角角落落心里就特别不爽,各种嫌弃。连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得这房子不是自己的,床也不是自己的,住着格外别扭。就算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也没像现在这样住的不踏实。

直到半夜才睡着,第二天顶着熊猫眼爬起来,她的二喵还在米谷那儿,她要去把二喵接回来。打开手机,N多条信息震得她手臂发麻。直接摁了挂断键全部退出,给米谷打了电话。

米谷接到夏初的电话,谢天谢地的喊,夏初心凉半截,以为二喵不听话,把米谷给折腾疯了。可是原来,事情远没有她所想的那么糟糕。

米谷兴奋的说:“夏初夏初,我要调职了,我要脱离S市电视台奔向美好的省电视台了。”

夏初有些懵:“别慌,你慢点儿说,调哪儿了?”

“G市,省电视台。哈哈哈哈。”

之后的一连串笑声,声声折磨着夏初的耳膜。当天下午,米谷就开着她的三厢小福特,带着二喵,拉了一车子行李投奔夏初来了。

米谷说,她找的那套房子上一个房客还在收拾东西,最少要到三天之后才能搬,而她本人隔天就要去新单位报道,她可怜兮兮的对夏初说,如果再联系不上你,我就要和二喵流落街头了。

夏初多日不见二喵,这家伙又肥了不少,看起来米谷没有亏待它。二喵还是有些把她忘了,夏初和它联络了一下午感情,才又亲密了起来。

晚上,两个人挤在夏初的双人床上,卧谈至凌晨。憋屈了多日的夏初,一股脑将委屈全倒给了米谷。结果显而易见,米谷比夏初更气氛,当即跳起来要去找梁牧泽算账,把他骂的体无完肤。

她的话让夏初很解气,成功把米谷拉到自己的阵营之后。夏初拉着米谷说:“我要搬出去的话,你收留我不?”

“没问题,跟大爷走,大爷养着你,这狗屁地方有什么好的,咱们不住了!”

“嗯,但是,”夏初舔舔嘴唇说:“咱俩现在好歹住他的房子,骂他就别带着这房子一起骂了。”

“好吧。”

夏初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有气无力的说:“还没恭喜你呢,鲤鱼跃龙门了。”

米谷不无得意的说:“当然。采访到了了裴俞,本小姐名声大噪。”

“真的?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这么说那天吃饭,还是有用处的咯。最后都不是她买单,她理所应当的认为帮了米谷一个倒忙,真是意外啊。

“你在演习嘛,我怎么通知你。说起来,他居然还记得咱俩。当时没有抓住这条大鱼真是可惜,耽误了我这么久,不然姐们儿早红了。对了,他还说很感谢你,他爷爷身体康复的很好,多亏了你们医院的医生。”

夏初“呵呵”干笑着,虽然为米谷高兴,同时也隐隐觉得不安。她是军人,在军校待了8年,军人应有的敏感她还是有的。裴俞知道她在演习,连开始、结束的时间都一清二楚,战地医院的临时电话都搞得到,这台不可思议了。怎么想都觉得,他不只是一个商人这么简单。

说曹操曹操就到,第二天一早夏初就接到裴俞的电话,要约她出去。夏初本能反映就是拒绝,可是他说他已经在小区外等着了。

这哪里是约?分明是赶鸭子上架。夏初无奈,只好应允。她换上一身轻便休闲的衣服,白T恤、牛仔裤和帆布鞋,走出小区大门,就看到裴俞背倚在一辆黑色轿车上,笑吟吟的望着她,手里还拿着一束白色马蹄莲。

夏初有些尴尬的走近,接过他递来的花,虽然很抱歉,但她还是说:“对不起,我有鼻敏感。”

裴俞有一瞬间的失神,夏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没礼貌了,刚想说些什么,他就拿过花,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

“没关系,不要勉强自己。”裴俞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笑着,非常绅士的替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自己则绕过车头到另一半,打开车门坐进去。

“去哪儿?”夏初扣着安全带问道。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