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温书,谢玉魔神道祖小说-朱温书,谢玉小说叫什么名字

魔神道祖

魔神道祖

作者:东极门人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03-04 16:29: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废柴谢玉 第2章 魂魄灌体大法 第3章 灵魂互守协定 第4章 归元大法 第5章 赤阳宗 第6章 李书文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由东极门人原创小说《魔神道祖》讲述了谢玉白芊芊的故事,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东极门人小说精彩节选:这么几年过去,谢玉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预警。就连李书文带领白氏兄弟偷袭那晚,也没有出现。倒是今日,出现的极为突然。
节选

谢玉却觉不然,那青年藏头漏尾,只怕有诈。只是此事本就是赤德彪德行有亏,自己犯不着提醒,眼看距离集合时辰尚早,这么大动静,都不见朱温书出来,想必真的有很急的事情。左右现在无事,不如再逛逛,看看有什么便宜可捡。

两个时辰后,谢玉二人回到了四方客栈,正巧遇见徐一蓝柒二人回来。不出所料,他们二人果然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不过,二人打听到有商铺售卖能进毒岚山脉的辟毒丹,价格也不贵,二人一起买了许多瓶。

四人交换了手里的消息,不禁大喜。如今闪电貂的消息有了,进山的保障也有了,那任务奖励似乎唾手可得,只有徐一还嫌太过顺利,不能多玩一阵,有些不开心。反而被蓝柒取消了几句。

正在笑闹,突然听到城西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响。四人慌忙起身,四合院内有禁制掩盖,看不真切,四人出的门外,方看清,城西天空宝光绚丽,灵气四散,像是有法宝出手。朱温书忙一纵而去,徐一蓝柒本就喜欢热闹,赶紧跟着飞去。谢玉看那方向,正是清水坳坊市那里,嘴角一翘。故意落后一步,慢慢跟随而去。

等谢玉到达,周围已经站满了闻风而来的修士。大部分都是练气后期修士,少有几人是筑基期的。看来修真界果然都一样,练气期闭门苦修,一到筑基期的关口便都出来寻找机缘了。

朱温书到的最早,已经打听过消息了。据说是有人伪装入了坊市,打死了两名修士,抢夺了某个法宝,一名还是城内摘星阁的守护修士,如今,摘星楼的其他高手正追踪而去。谢玉见说话的人面熟,正是昨夜八卦赤德彪的那位修士,不禁留意了一下。正巧听周围人喊他:“万事通!今日的来龙去脉你可知道?快给我们讲讲。”

那万事通摸了摸颔下两撇八字须,又打开手中的一阶法器百折扇一摇,道:“老夫的名号岂是白给的?不过那太川阁一个消息就要几十块灵石,老夫一个消息分文不收,岂不是显得老夫无能?”

那起哄的修士姓徐,听了万事通的话,哪还不懂,上前一把拽住万事通,嘴里说道:“走走走,今天我老徐请你下最好的馆子,且给我讲讲。”万事通见他懂事,把扇子一收,两人往城内最好的酒楼“万客兴”走去。旁观众人见有八卦可听,也一窝蜂的簇拥着二人跟着去了“万客兴”。

朱温书原本不欲多事,准备今日整顿行囊,补买一些山里的用品。如今见徐一兴致勃勃非要去酒楼听个明白,蓝柒也难得起哄,便也答应了。谢玉原本有些猜测是黑发青年下的毒手,现在能去弄个清楚,恰是正好,故而也不反对。四人又掉头往众人过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四人进得“万客兴”,平日里可坐百人的大厅,此时四下里已是坐满了人。只是许多都是散修,平日里灵食都舍不得吃,如今为了听个八卦,有的豁出去买了一碟最便宜的灵食小菜,坐着半天舍不得动一下筷子。有的却是认怂,乖乖的搬了条长凳,坐在边上,围着万事通,等他开讲。

谢玉等人本来也觉得此地灵食奇巧可口,与宗门内口味完全不同。此时权当宵夜进补。四人叫了一桌子灵食,倒教厅内的散修们羡慕不已。更有的,已经开始打听起他们来历来。

谢玉原本不想如此高调,只是此次由朱温书带队,便由得他们去了。如今见了散修们反映,心里倒是有些警惕起来。俗话说,财不可露白,自己四人马上就要进这毒岚山脉,若是被有心人盯上,怕是不妥。只是粗粗扫视过去,厅内七八十人,筑基以上的只有两人。自己这边四人都是练气后期,真要遇上,也不见得谁输谁赢。一时心里大定,只是仍旧留了点心神在几个筑基修士身上。

那万事通如今被簇拥在人群中间,徐姓修士已经叫了满满一桌灵食,又拉了几个要好的修士陪坐,如今推杯问盏,正喝的起劲。

酒过三巡,那万事通似乎喝的已尽兴了,被徐姓修士哄的开了个头,此时正从头开始讲起。大家忙静下来,仔细听他说起。

万事通从昨晚黑发青年与赤德彪的冲突开始说起,这些都是谢玉亲眼目睹,见万事通加油添醋,说的黑发男子如何不讲道理,那赤德彪如何据理力争,自己又是如何英勇出头。整件事情已经倒了是非黑白,谢玉心里只是暗笑,也不去多嘴,只是默默听他吹牛。

也不知万事通是何来历,昨夜黑发青年到了摘星楼以后的事情讲得绘声绘色,似乎亲历。谢玉这才知道发生了何事。

原来那龙飞自跟随马邵元去了摘星楼,四人在摘星楼内坐下。言谈没有几句,龙飞已经暴起,手臂陡然伸长,竟然一举穿破了马邵元的丹田。修真者一切修为都在丹田,丹田一破,登时无救。

那赤德彪原本正得意洋洋坐于一侧,等着马邵元调停。这一幕兔起鳐落,惊呆了他。也被龙飞依样画葫芦,一击毙命。旁边的摊主修士此时方醒悟不秒,忙将手中水灵珠双手奉上,只求不杀自己。

那龙飞看他一眼,轻轻吹了一口气,那摊主修士立时软倒,人事不知。待他被一声大震惊醒,龙飞早已走了,手中的水灵珠也丢失不见,旁边马邵元与赤德彪的尸体全身是血,躺在原地,身边的储物袋也失了踪影。

大骇之下,那摊主忙跑出去出声呼喊。一看马邵元布下的禁制已被炸了一个大洞,旁边楼层的摘星楼干事以及负责人已经赶来,立时将他看押住,进行了一波审讯。万事通住得地方离摘星楼比较近,大震之后已经赶来,正好与摘星楼干事前后脚到,目睹了审讯的一幕,故而了解了情况。

谢玉与一众昨夜在场的修士这才明白,为何万事通上来就颠倒黑白,极力抹黑龙飞,原来是为了撇清自己干系。谢玉心里暗笑,只是这公案与他们无关,那赤德彪又惹人讨厌,不值得出头,便继续与朱温书他们随意谈笑,吃喝灵食。

万事通此时已经被灌了不少灵酒,此时舌头都有些大了。不知被谁起了个头,情绪渐渐激动,拍桌大骂赤德彪起来。谢玉等人见厅内越来越嘈杂,皱眉不已,草草收场,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第二日一早,朱温书将众人喊醒,只说辟毒丹已有,其他物事也备得差不多,四人事不宜迟,先往化宝溪前一探究竟,若是危险重大,便回来再做准备。若是危险不大,便直接抓了闪电貂再回来。各人若有什么所缺,趁现在赶紧买齐。

徐一他们初次出门,哪里知道应有的准备?昨夜乱七八糟东西倒是买了不少,也不知道合不合用,反正朱温书手里有法阵有符箓,出门的经验又多,跟着他就行。一个个喊着够用了,谢玉昨夜趁着符箓便宜,买了许多,身上玄冰亥水剑跟护身玉甲都已穿戴停当,此时也是同意出发。

丹山城内禁止飞行,要去的化宝溪在丹山城的东南方向,距离城门倒是不远。几个人一路急步而行,几刻钟时间已到了城外。待到离开禁飞禁制,忙展开青槐舟冲天而去。

又飞行了一日一夜,长洲峰已经近在眼前。众人为安全起见,早已下了青槐舟,又提前服用了辟毒丹,步行前往化宝溪。大概因为进入了毒岚山脉,入山寻宝的修士已经多了起来,一路上遇见不少。还有不少相同方向的修士,竟是那天大厅里见过的,众人也不在意,继续往前。

所幸入山之前约略打听过,有了大致方向。四人走了半天,已经听到水流声,登时精神一震。徐一自告奋勇,往前探路。约莫半刻钟后跑回来道:“朱师兄,前方三里远就是一条小溪。”

三人连忙跟上徐一,到了溪水附近。此时溪水潺潺,夏虫悠悠,加上走了半天也有些疲累,众人席地坐下修整一番,顺便计划一下下面的行动。修整了约两刻钟,计划也议论停当,众人分为两路,以传讯符、示警火箭为信号,一南一北,搜索化宝溪前的冷月洞。

谢玉仍是跟了朱温书一组。朱温书怕徐一蓝柒二人经验不足,分别之时一再强调,凡事以传讯符优先,这山间散修妖兽众多,若不是危急关头,不要用示警火箭,免得引来更多敌人。见二人频频点头,方才放心。

这小溪溪水虽浅,长度却弯弯曲曲不知几里。谢玉二人路过许多山洞,都因洞内湿漉漉的,不符合闪电貂爱干燥喜欢洁净的特性而否决。一路上发现不少灵药灵草,生在险峻之地。两人艺高人胆大,全数摘了。

陆少今天也在为我着迷

临川最大的国际酒店

来人,把纣王叫过来,这都第20胎了

我在三国开无双

老婆活了一千年

婿不为奴

魔神道祖

恭喜妲己,又是喜脉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