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双娇传原著-浮世双娇传原著小说阅读

浮世双娇传原著

浮世双娇传原著

作者:西风紧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3-03 14:23:0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绍哥儿及玉莲(1) 第2章 绍哥儿及玉莲(2) 第3章 绍哥儿及玉莲(3) 第4章 绍哥儿及玉莲(4) 第5章 绍哥儿及玉莲(5) 第6章 祈福吉符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浮世双娇传原著》,该小说男女主是符玉盏符金盏。符玉盏符金盏小说精彩节选:……收起帘子,卫国夫人便端坐在华丽车驾中,轻轻闭上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白净如玉貌美若仙的女子,她上身是素白打底浅色花纹的袒领半臂,隐隐有唐风,不过比唐宫装收敛多了。
节选

她甚至没心思去考虑出了人命后怎么收场,一时在复杂情绪中怔在那里。直到郭绍唤她:“你去叫人,让邻里去临街官铺里告官,就说是我杀了你家男人。”

玉莲脸色惨白,回头看着他愣愣道:“告你?”她发现郭绍他杀人后正在那里拿着一块布慢吞吞地擦着刀上血迹。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房子里响起一声尖叫:“杀人了,杀、杀人……”

……玉莲依言赶紧去叫邻居,说是绍哥儿杀了人,一切都是事实。

混乱了一阵,她渐渐才想明白这两天的事。昨晚郭绍说什么“没有把握”,刚才又说自己升官、与谁谁权贵结交:是因直到昨晚,他还不能肯定杀了人会不会被重惩,但今天他终于确信原来杀人也不用偿命!

此人处心积虑、哪怕是冲动的时候也不会任意妄为,但在胜券在握时又非常狠辣,杀人的手段更是残暴,着实是个可怕的人。不过玉莲又意识他并非那种不择手段的人,因为他杀人根本不是为了自己。

杀人就算不偿命,也总会有麻烦、要付出代价!杀陈家汉子对他自己显然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今早他还把地契白送给玉莲……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好?玉莲自然而然地想到绍哥儿是对自己有意。但细想仍然不通,绍哥儿年纪轻轻长得人高马大,刚升了都头,要讨个黄花闺女并非难事;如果只是想偷腥,更无须如此麻烦,在铁匠铺子上他有很多机会,根本无须做这么多,就算来强的,也没人能制裁他,因为市井坊间本来就有玉莲不守妇道的风言风语。

没过多久,官差就来了,先来的是商业街上官铺里的差役,两个差役见郭绍一身战甲武装到牙齿,哪里解决得了?然后县衙里的官吏带来更多的人,仵作也去了后巷。

只见郭绍坐在铺子里,杀人的凶器就放在旁边的铁砧上,好像在坐等被抓。外面围了一群皂衣官差,和无数的的百姓,却无人敢走进铺子一步。

玉莲在人群中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他,心中一团迷雾,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这时官差将百姓稍稍驱散,一个仵作抱拳道:“被害之人已断气,亡者左臂骨折、肩骨脱臼,面部被利刃劈砍成致命之伤……”

一个头戴木骨漆纱幞头身穿青布圆领宽袍的人指着郭绍问道:“人是你杀的?为何杀人?”

“是我杀的。那姓陈的出言不逊,惹恼了我,本想打一顿出气,不慎失手将其杀死。”郭绍坐着没动,显得十分无礼。不过看那当官的衣服颜色和幞头款式,就知是不入流的小官,说不定还没郭绍这个禁军都头等级高。

旁边一个戴高筒帽的汉子听罢就想上前拿人,却忽然见郭绍伸手拿起旁边的刀,那官差吓了一跳,忙后退两步,脱口道:“你犯人命,还敢抗拒?!”

不料他起身拿起障刀只是把刀丢出来,以示不作抵抗,并主动交代道:“我是殿前司下辖小底军的都头郭绍,指挥在封丘门北,指挥使王德功。”

那官儿听罢忙伸手阻止差役头目,低声道:“立刻派人去城北,将此事知会其将领。”

旁边的人问道:“案犯怎么办?”

官儿道沉吟片刻,道:“将后巷尸首带回衙门验尸、收凶器,查明案情后先禀堂尊,再做定夺,切勿轻举妄动。这里留几个人看着,进去叫那郭都头先到后面回避……若是能写出一张供状更妥。”

外面的玉莲见郭绍没事,便默默绕道后巷,回自己家中等候。

每一个长得漂亮却过得不好的红颜背后,通常不是一段简单的经历,玉莲也不例外。

若不是从小被卖进李守贞府上,也许玉莲会在某次旱灾蝗灾饥荒中饿死,甚至被人当作食物也有可能;又或幸运一些,长大成人嫁到门当户对的穷困之家、过着与以前一样贫穷无知逆来顺受的日子。总之她自从成了李府的婢女,便见识到了与出身环境完全不同的生活,那里不再有饥饿与寒冷只有锦衣玉食。哪怕做一个最卑贱的婢女,也比在家乡过得好。

但没有人是容易满足的,更没有人情愿身份低贱被人任意欺凌、而不羡慕那些养尊处优者。玉莲渐渐明白自己最大的资本和机会,就是容貌。她比其他那些做杂活的丫头长得更漂亮,已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家主李守贞在那座富贵的庄园中拥有最大的权力,但他老奸巨猾早已参透世故,就算被李守贞看上也只能是一个玩物。玉莲把目光对准了李守贞的儿子李崇训,这个刚长大还没有多少阅历的年轻公子。

果然李崇训很容易就被玉莲迷得神魂颠倒,一番山盟海誓之后,玉莲忍受着痛苦和反感与李公子偷食了禁果……临时她又莫名恐慌,但后悔已来不及,连想喊人都不敢出声。

她成为陈家瘸腿丈夫之妇以前,只有两次痛苦的男女之事,这便是其中一次。她并不奢望李公子能全部实现他的承诺,这样一个富有的公子只要履行一部分承诺就够了;而且玉莲后来发现自己一下子就有了身孕,情况便更加乐观。

不过她终于认识到自己根本无可能成为大将军李守贞的儿媳,李家绝不会放弃与另一个大贵人符彦卿家的联姻机会。于是符彦卿的长女符氏顺理成章成了李崇训的元配。玉莲没敢轻易透露自己怀上李家血脉的事,她打算先设法和符氏搞好关系,然后以期成为李崇训夫妇身边一个地位较高的妾,若是生了儿子应该就有了保障。

可惜世事无常,玉莲还没等到那一天,李家就因起兵谋反被杀了个干净。

她和符氏同样是妇人、同样是李崇训的女人,在动荡的一刻却下场迥异。符氏刚刚还是罪人之妇,报出父亲的名字以及和郭威的交情之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另一个实权大人物郭威的义女;而玉莲的下场显然无法如此礼遇,李家一灭她便无依无靠,被郭威军中的一个武将给抢走了。

她被那个武将施暴奸污,之后被掳回其家中,她无法反抗,否则有更惨的下场、就是被充作营妓被无数的人轮奸。玉莲因此流产,并因医治不及、后来被告知一生都无法再生育。她还来不及仇恨那武将,很快又发生了战乱,那将领战死,家中妻妾分财作鸟兽散;并将玉莲当作货物一样卖掉分钱。买她的人就是最后的这位姓陈的丈夫,这位的长相丑陋酗酒脾气暴躁且家穷,而且是个天阉,简直泛善可陈……更不幸的是,郭威重新率军进东京时,本来几乎没发生抵抗,死伤很小,他却被人挤下城墙摔断了腿。

日子这样过来到了显德元年,玉莲对生活已经不抱希望。一个无法生育的残花败柳,一无所有还有个累赘丈夫,她很多次都想抛弃丈夫逃跑,但又能跑到哪里去,去做什么?她在无数个黑暗的夜里推测过,逃走很可能被人卖进窑子……就算被某个普通人家收留做妻子,当发现妇人不能生养、又无须向其娘家交代时,卖掉弄一笔钱重新娶妇是极可能的事,因为百姓人家娶妇就是为了生子。

928829

王爷侧妃是假孕王妃没有撑过60边鞭

鹰烈九天

我不是医圣

不知人断肠

爱在时光里遗忘

大掌司

凛冬将近红红的宫墙直往天边延伸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