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慕尘,莫如雪铅华-言情小说阅读

铅华

铅华

作者:赵绚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3-03 07:54:3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大漠寥寥隔尘世 第2章 旧梦无言草萋萋 第3章 一朝风雨湿花香 第4章 孤烟袅袅浸斜阳 第5章 月映平湖霜满天 第6章 无奈繁华寻笙歌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铅华》由作者赵绚原创小说,主角是欣雪莫如雪柳慕尘,小说全文精彩试读:柳慕尘邪魅地一笑。“是吗,不知欣姑娘前世的记忆里,都留下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慕尘哥哥。”“你叫我什么?”欣雪的声音甜如浸蜜。
节选

《铅华》由作者赵绚原创小说,主角是欣雪莫如雪柳慕尘,小说全文精彩试读:柳慕尘邪魅地一笑。“是吗,不知欣姑娘前世的记忆里,都留下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慕尘哥哥。”“你叫我什么?”欣雪的声音甜如浸蜜。

“好,那我便为慕尘哥哥弹一首晋国时下最流行的曲子。”

琴声悠扬,委婉缠绵,时高时低,动人心弦。柳慕尘记得,这首曲子名叫《山河吟》,是晋国一位有名的琴师所作,原本仅在皇宫内弹奏。后因宫娥不甚将曲谱遗落民间,遂开始在市井中流传。此曲多用角徵羽三音,为人们勾勒出一幅太平盛世的景象。

他微微一笑,拿起酒壶自斟自饮。晋燕两国的奏琴方式大有不同,若细算时间,《山河吟》流传到燕国还未到三个月,小雪能弹得如此熟练,她是晋国人无疑了。

长夜未央,听琴独酌。香醇的美酒划过舌喉,暖暖地在心间浮动。满月楼的酒不烈,却很好喝,味道与柳家酒窖里的酒有几分相似。这酒,让他想到被莫旻控制的爹娘,想到被莫旻控制的柳家。饮而复斟,一杯接着一杯。渐渐的,柳慕尘心中开始烦忧。

曲子从晋国最流行的《山河吟》换成燕国花街柳巷最流行的《姻缘调》再换成一些无人问津的曲目,中间不知弹了多少首,也不知弹了多少时候,他只是喝酒,直到再也听不出弹的是什么。他自嘲的笑了笑,原本是来给人送胭脂的,最后却成了借酒消愁。

晕晕乎乎趴在桌案上,柳慕尘原本整齐的发丝零零散落,眼前的景象也开始飘忽迷离。房中的摆设,一会是莫府密室,一会是柳府厅堂。

他眼前宁静的画面里,有两人正对弈。一人身着官袍,一人身着素衣。穿素衣的是爹,穿官袍的是爹的友人。他看到,那个穿官袍的人正遥遥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爹则在一旁,默默喝茶……

他模糊地说着,虽听不真切,但在曲调中却格外明显:“爹……”

“爹……孩儿不孝……”

莫如雪闻言,停止弹奏。她转目望去,微微一怔。柳慕尘昏昏俯在桌案上,酒器倾侧,令靛青色的衣角沾了不少酒水。他那平日的谦和正直和来时的放荡不羁,此刻早已荡然无存。

她将琴收起,轻声唤道:“慕尘哥哥。”

柳慕尘没有回应——他醉了,眼角处的泪若有若无。灯火照耀下,脖颈处白皙的皮肤映衬着,那道红色的伤痕尤为明显。莫如雪的目光始终没有从柳慕尘身上移开,她默默地凝视着眼前的人。终于,她伸出手,为他擦去眼角的泪水。

一个普通的人,怎会在比武场观看比武时被误伤?他到底什么身份,对她为何一边推心置腹又一边欺骗?究竟是怎样暗淡无光的过往,才有酒后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的身份也绝非他自己所言那般,在沙漠中遇到时,她便觉得奇怪。他救了她的性命两次,让她打消对他的所有疑虑。可所有事情细细回想,定非偶然。她曾一次又一次在心中提醒,最后却依旧忍不住与他亲近。或许他是来杀她的,或许他接近她只为把她当作一枚棋子。

她又轻声道:“慕尘哥哥,你来燕国遇到我是偶然么……你若真的只是普通商人该多好?”

注定是相互欺瞒。

夜色深浓,庭花初眠,暗香疏影,繁星点点。莫如雪染上胭脂,望着镜中的自己,呢喃道:“慕尘哥哥,对不起。”

翌日清晨。柳慕尘在宿醉中醒来,他睁眼看到的便是莫如雪在屏风旁笑吟吟的脸。幔纱飘动,流苏轻垂,乐声不断。此处不是柳府,他仍在满月楼。昨夜的事因醉酒早已忘得七七八八,不过看眼下的情况,他定是酒后失态了。

莫如雪绕过屏风,坐在床边揶揄道:“慕尘哥哥兴致好生奇特,我弹琴弹得那么辛苦,你竟不听,去借酒消愁。”

柳慕尘慌忙起身,歉道:“昨晚是我酒后失态,若有出格之举,在此给小雪赔罪。”

莫如雪将洗净的外衣递过去,说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害我从桌上趴了一晚,若是有下次,在桌上趴的人便换作你。”

柳慕尘忙笑道:“不敢不敢。”

晨花盛放,窗外一片苍翠碧绿。莫如雪送柳慕尘出满月楼,回来路过红梅房间时,隐隐听到老鸨呵斥的声音。她蓦然想起,前些天答应过老鸨今日早上要与红梅练习合奏,可她却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

红梅房内,老鸨的呵斥声依旧。莫如雪在外面惭愧地扣门道:“妈妈,此事是我的错,不要继续怪红梅姐姐了。”

话音未落,房门猛然打开。老鸨一手握着绢帕,一手插腰,怒气冲冲地说道:“是你让红梅守身如玉、卖艺不卖身的?”

莫如雪本以为红梅受呵斥是因二人没有练习合奏,但听老鸨所言似乎并非如此,她疑惑道:“妈妈所言乃何事?”

老鸨上下打量一眼莫如雪,转身回到房里:“红梅卖身契的时限到了,她必须接客,不然便要付赎身费和这些年在满月楼吃穿用度所花的银两。”

莫如雪跟着老鸨进门,红梅拿着卖身契求道:“妈妈,看在我跟你这么多年的份上,多给二十五日罢。二十五日过后,我定不再让妈妈为难。”

老鸨看都不看红梅,轻哼一声斥道:“不行,今日必须接客,否则便付银两。”

凡是进满月楼的人,都会签一份卖身契,这份卖身契由老鸨保管,上面逐一列明所需事项以及时限。莫如雪大致明了,老鸨呵斥红梅,应是因为红梅不想接客。

东宫藏娇

重生救命唐欣

叶玄四个侍女

先婚厚爱:宋先生宠妻有度

天降萌妻:总裁爱不释手

铅华

娇妻惹火:总裁,别乱来!

和土味霸道总裁恋爱的第n天

最新书籍
更多